• 陽光很好

    前幾日隔著院子看見鄰家的桃花開的很好,我心中十分訝異,怎麽桃花就開了?回頭壹想,三月了,果然是桃花開的季節。

     

    今天陽光很好,便在二樓的走廊上站了站,又壹樹桃花闖入我的視線。呀,怎麽桃花這樣爭先恐後地開著?的確,春光這樣美,春風這樣軟,桃花又怎經得住春光的誘惑?

     

    看著那粉色的桃花,“桃花依舊笑春風”這樣的句子便直往腦袋裏鉆。細想想,這並不是什麽歡快的句子,倒不如“桃花流水鱖魚肥”這樣的句子來的生機勃勃。

     

    嚴蕊有詩曰:白白與紅紅,別是東風情味。可能,也只有春風解得它的壹顰壹笑。在我眼中,它是春寒中淩亂的舞者。那瓣瓣落紅,只好化作護花的春泥。

     

    可是,我無法嗔怨春風。若沒有春風,那緋紅便無法闖入我的眸中,我又怎知春深如此?那絲絲縷縷的寒意,讓我禁不住瑟瑟發抖。若不是那樹樹桃花,我又怎知那寒意早跟冬天沒了什麽關系?

     

    季節的轉換,就像我們壹覺醒來般自然。今天和昨天我們並未看出什麽不同,實則是天地之別。今天或許妳還處在人人羨慕的二十幾歲,明天妳可能就成了人人側目的三十歲。那樣的不經意裏藏著的是天地巨變,以至妳不知身在何處,更不知去往何方。

     

    如此想來,可能妳寧願要那壹縷瑟瑟的冬風,也不願要這壹縷多情的春風。那風盡管綿軟,卻化不開深冰。壹如那白白與紅紅,讓人想起的是“人面不知何處去”這樣淒清而又傷感的詩句。

     

    幸好,我是登高賞花,並非倚門待人,自然就沒有崔護那樣的傷情。卻可惜,隔壁的桃花雖好,奈庭院深鎖,主人已不知去了何處。相伴的,只有那幾株柚子樹了。

     

    花自飄零水自流。壹種相思,兩處閑愁。若這樹旁有壹彎清溪,豈不更加詩情畫意?而那飄零的花瓣,亦可逐水而去。奈何,命運將它牢牢地固定在這壹方天地,生生將所有的浪漫都給了面容木然的院墻,豈不是給墻外人增添了無限的悵惘?

     

    多情卻被無情惱。誰多情?誰無情?壹個人的邂逅,壹院子的花開。獨自芬芳獨自香,有無有人賞可能他們都不在乎。若能邂逅,也是壹瞥的緣分。若不能邂逅,陽光還是溫存著彼此。


  • Commentaires

    Aucun commentaire pour le moment

    Suivre le flux RSS des commentaires


    Ajouter un commentaire

    Nom / Pseudo :

    E-mail (facultatif) :

    Site Web (facultatif) :

    Commentaire :